一个个人博,有缘的话还是Tag见吧~



一个傻亲友@老妖精Zzz
头像是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男朋友,来自@UsKi
把阿U吹上天

封面@时攸
是很幸运被抽中的产物!

【雷卡】暗恋

现Pa

摸个鱼,意识流。

话说有小天使看完的话愿意留个评论吗,虽然我很话废(靠)但我真的很想找人一起唠嗑orz


*

    有时候卡米尔会觉得,自己真是无情无欲地仿佛谪仙。捧一本书,端一份蛋糕,泡在图书馆里从早到晚,无所谓是否有人作伴,无所谓会否有人分享生活,单是如此便能随意地过一辈子。

    有些志趣相投的朋友担心他这样会不会太过孤单,空闲时间便找个理由陪他,说是陪伴不如说是凑在一起交流新收获的知识,如此这般时间也过得飞快,往往结束之后夜幕已至,收获了满腔的饱足感的书友们迎着月色踏出图书馆,在同行了一段路后各自道别。

    卡米尔往往是这段路上走的最远的那一个。朋友们或是有人来接或是顺路的人结伴前往车站,到最后只剩他一个人与月光相伴。

    他从来不等谁。谁也不会来。

    夜间散步的感觉极为舒爽,独自相处的时光也格外自在。他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放松一天下来有些酸胀的脑袋,也可以捋清某些难以启齿的心思,想一想某个可念不可说的人。

    说是无欲无求,不过是因为没有什么值得眷恋的事物。只有他自己知道,一旦触及到那个人,他也就是个沾染了七情六欲,在尘世中苦苦挣扎的凡人。

    兜兜转转,挣扎于心底眼中,暗自发酵,每每妄图坦白,每每如鲠在喉。

    卡米尔呼出一口气,忽地想起许久之前的早晨,临出门时雷狮放在他头顶的手的温度。早已成年的男人仍保留着儿时的习惯,路过他时总忍不住胡乱地揉弄他的头发,接着发出一声恶作剧得逞的轻笑。卡米尔总为他的胡闹刺激地一阵心焦,勉强压抑住溢出心头的爱慕,调整许久才酝酿出正常语气的嗔怪。

    接着雷狮就会收回手,提醒他路上小心,未等到他回答,便转身去做自己的事。

    有时候卡米尔厌恶极了雷狮的见好就收。他像每一个暗恋者,总是贪慕爱人的温度,幻想着与他多几秒的接触。某种情绪唆使他更多地靠近大哥的温暖,理智却提醒他有些关系一旦打破,将永远找不回平衡点。

    所以他只会老老实实地换好鞋子,如同每一个昨日那样抱着看完的书走出家门。

    什么时候对自家堂哥产生亲情之外的想法,卡米尔已经记不清了。喜欢这种情绪,说不清也道不明,对于卡米尔而言,它沉静在每一个与大哥共处的日日夜夜里,藏匿地毫无痕迹,像是一只正在充气的气球,以及其缓慢的速度膨胀,然后在某个临界点,嘭地一声,炸开了花。——然后在看到雷狮的一瞬间,他以极快的速度明了了:他是喜欢大哥的,无关亲情。

    喜欢他什么呢?不知道。也许是因为雷狮对他很好。

 

    回家的路长得似乎走不到尽头。卡米尔再次路过一个站台,思索再三,又一次放弃了坐公交车回家。他清楚自己内心正期待着某些事情发生,也清楚地明白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雷狮一年前就出国了,他明明知道。

    但是有些久困的情愫在夜里极易滋长,冲出干渴无比的心脏,如同脱困而出的野兽,疯狂地冲撞他摇摇欲坠的理智。

    喜欢着雷狮的卡米尔和离开了雷狮的卡米尔是两个极端,一个极度感性,一个过分理性。理性的那个总爱压抑感性的那个,感性的那个却狡诈无比,总有无数的法子偷偷放大卡米尔怯弱的思慕。

    卡米尔觉得,不考虑其他原因,对待感情,他或许算是个含蓄的人。他对雷狮透露出的爱意仅限于每天早上早起做一顿合他口味的早饭,偶尔陪雷狮放纵自我然后默默收拾残局,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分析事件、给予参考。他做着以他目前的立场仅能做的事,爱地无声无息,无所谓的同时期望着对方的回应,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声浅笑,都能悉数回收,悄悄地反复咀嚼。

    所谓暗恋,大抵都是如此吧。

    只是他比一般人都要艰难。

 

    踏着明晃晃的路灯走进小区,卡米尔望着交相辉映的星空,想起小时候雷狮带他去看日出,两个半大的孩子在缀满星星的夜里出发,一路牵着手数着星星,最后迎着黎明的第一束光爬上了最高的山峰。卡米尔忍不住对着光芒伸出右手,虚握一把,换来雷狮不客气的大笑。他有些生气,像是要证明什么似地在雷狮的注视下摊开双手,探头一看,真的什么都没有。后来他趴在雷狮身上一通大哭,被雷狮慌乱地哄了很久。

    随着慢慢长大,有些年少无知时的妄想被尽数丢弃地干净。所以当雷狮告诉他他准备毕业就出国的时候,他只是很平淡地问了句,“还会回来吗”。

    雷狮怎么回答的来着?哦,他说,不定期回家吧,反正我有家里的钥匙,说不准哪天你回来,就发现我在等你回家呢。

 

    卡米尔抬头找到自家的窗户,窗是黑的。“你在期待什么呢,卡米尔。”他自嘲。

    静默许久,他迈开步伐,走进漆黑的楼道里。

 

    卡米尔最后一次见到雷狮,是在雷狮的大学毕业典礼上。

    作为同校校友,卡米尔有幸围观了雷狮作为国赛冠军恣意洒脱的发言。演讲台上的雷狮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傲,无视校长紫地发黑的脸色,煽动学生们去做他们四年来未敢做的事。

    “看到我手中的奖杯了吗?正因为我敢做,我才是冠军。人生不过走这一遭,你还认怂,是因为你没意识到只有这几十年属于自己。人生还有多少个四年?你们现在都已经毕业,条条框框已经束缚不住你们了,憋了这么多年的想法,现在不说出来、不去完成,还有什么意义!”

    卡米尔承认自己被蛊惑了。台上的身影太过耀眼,晃得他目眩神迷,在大脑恢复思考之前,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奔出去,挤过混乱的人潮,不顾一切地奔向他眼中唯一的光——

    然后他迎着雷狮诧异的目光,使劲地拥抱住了他的冠军,两三秒后,看似毫不拖泥带水地结束了这个告别的拥抱,盯住雷狮淬满阳光的双眼,挤出一抹自认灿烂的微笑。

    干得好,卡米尔,你真洒脱。

    他夸奖自己。

 

    可他分明看见,雷狮眼里映出的那个人,笑着笑着,忍不住哭了出来。


评论(31)
热度(73)

© 天命风流海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