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傻亲友@老妖精Zzz
头像是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男朋友,来自@UsKi
把阿U吹上天

封面@时攸
是很幸运被抽中的产物!

你知道吗?爱上写字,只要做一件事

鸢茶:

好久不见~我是鸢茶。之前一直忙着毕业论文,失踪了许久。(你还好意思说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云停的大掌柜。


看完后我自己都心动了呢>///<



*** ***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正式搬到办公室里办公,大掌柜开始有了写工作日志的需要。


然而,雄心壮志变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仅仅是偶尔想起来写一笔,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当天的纸张上写个日期,余下的就因为懒惰和拖延症,只剩下空白。


看到这种空荡荡的所谓“工作日志”,大掌柜沮丧得怀疑人生,甚至想要挠墙。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小到大,...

【雷卡】空洞

*第一人称预警

*旧设名字出没,只是名字而已


请允许我为你们讲一个无关于“我”的故事。


“我其实是不想死的,你明白吗?”

“我的爱人再过不久就会从前线回来见我了。我已经两年没见他了,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他。”

“我想给他一个大的拥抱,想带他去看一看我自己打理的花圃。”

  “我好羡慕你啊……好羡慕你……凭什么啊,我已经面目全非了,你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凭什么啊?”

  “呜……我就要死了,就要死了……”

   黑发蓝眸的青年沉默地凝视着对面苟延残喘的女人,直...

找到了六月份深陷雷卡的时候设定的雷总和卡卡Hp Pa的魔杖

虽然后来和朋友讨论过哪个更适合卡卡,但我还是在雪松和山毛榉中摇摆不定。
充满了私心的设定大概是这样的:

卡米尔:拉文克劳(鹰院)
魔杖:雪松+独角兽毛的杖芯,偏软,大概十寸左右。
山毛榉也是这样的杖芯和软硬长度(其实也有想法是用龙的神经做杖芯)(或者夜骐)

(私心里希望给卡卡一根极度忠诚永不背叛并且相当欣赏卡卡的魔杖)

下面是介绍:
山毛榉(Beech)
真正适合山毛榉魔杖的巫师在年轻人中与同龄人相比拥有超群的智力;在成年人中理解能力出众并且经验丰富。山毛榉魔杖在心胸狭义与偏执的人手上能力会被消弱。这种性格的巫师们(垂涎这种最令人梦寐以求、色泽饱和...

【雷卡】幸

*自我满足的产物

一个私心的我流少女纯爱故事


Do now know I find my star.

——《can’t stop love》


“爱情可不就这么回事,两个人,将就着凑一起,迷迷糊糊过一辈子。”膀大腰圆的汉子搁下见底的玻璃杯,醉醺醺地打着酒嗝。被肉挤得几乎看不见的小眼睛迷离地乱转,不知落在哪里看到了什么,大大咧咧地抱怨起来:“现在小年轻讲究,流行那什么,叫什么来着?哦对,自由恋爱。有什么用呢?结个婚,栓一辈子,还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夫妻俩有的是可吵的。等热情耗完,还剩下什么?呔,没劲!”

坐在他身边的男人挂着礼貌性的微笑,一言不发地替他开了一罐...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可以说是非常有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Uski 

群里的接棒原版

真不愧是我弟弟。
雷狮一手揽着卡米尔的肩膀,一手拿着手机,目光在照片里的卡米尔和身边的人之间反复打转。
卡米尔喝醉的样子像是一只乖巧的兔子,安静地全身上下散发着无害的气息。雷狮感觉有些新奇,毕竟平时可见不到这样的表情。
他像是看不腻一般,盯着卡米尔有些忘我,连手机屏幕什么时候熄的都不知道。在他灼热的视线中,小兔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醒了。
“大哥?在做什么?”卡米尔醉醺醺的。
“呃,我拍了张合照,你想看吗?”雷狮按亮屏幕,转移话题。
卡米尔打了个酒嗝,迷迷糊糊地凑过脑袋,整张脸几乎贴在了手机上。
“大哥,你是不会拍照片吗?脸都糊了。”卡米尔面无表情地点评到。
雷狮黑人问号:你这是贴地太近看什么都自带高斯模糊吧...

“与你不同,我并非不相信爱啊,卡米尔。我只是不相信永恒。沧海桑田,星移斗转,生命尚且有晨昏变化,何况七情六欲?”
“有的,大哥,不变的东西,有的。”
比如我与你流于血脉、融于脊髓的缘。
比如你与我咫尺天涯、触不可及的距离。

【雷卡】情深

憋了三天还是不想写了……想摸别的了。

截一段最喜欢的。顺便提醒自己有手感的时候补完吧。


8.

“你俩别开玩笑了。他好歹是唯一的人类。”一只蝴蝶远远飞来,插入他们的谈话,“我听说前面的山头上紫啸鸫和猫打起来了,你们不去捡便宜吗?”

雪貂闻言,立刻拽住金毛的耳朵,指挥着金毛跑去凑热闹了。


9.

森林里只剩下了卡米尔和蝴蝶。

他和蝴蝶对视良久,见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直言道:“你为什么要支开他们?”

“聪明的孩子。”蝴蝶吹了声口哨,“自然是因为我对你感兴趣。”

“因为我是唯一的人类?”

“其中之一吧。”蝴蝶绕着他转,“你吸引了我。”

“你身上有糕点的味道。...

【雷卡】暗恋

现Pa

摸个鱼,意识流。

话说有小天使看完的话愿意留个评论吗,虽然我很话废(靠)但我真的很想找人一起唠嗑orz


*

    有时候卡米尔会觉得,自己真是无情无欲地仿佛谪仙。捧一本书,端一份蛋糕,泡在图书馆里从早到晚,无所谓是否有人作伴,无所谓会否有人分享生活,单是如此便能随意地过一辈子。

    有些志趣相投的朋友担心他这样会不会太过孤单,空闲时间便找个理由陪他,说是陪伴不如说是凑在一起交流新收获的知识,如此这般时间也过得飞快,往往结束之后夜幕已至,收获了满腔的饱足感的书友们迎着月色踏出图书馆,在同行...

1 2

© 俗笔昭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