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人博,有缘的话还是Tag见吧~



一个傻亲友@老妖精Zzz
头像是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男朋友,来自@UsKi
把阿U吹上天

封面@时攸
是很幸运被抽中的产物!

【雷卡】空洞

*第一人称预警

*旧设名字出没,只是名字而已

 

 

请允许我为你们讲一个无关于“我”的故事。

 

“我其实是不想死的,你明白吗?”

“我的爱人再过不久就会从前线回来见我了。我已经两年没见他了,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他。”

“我想给他一个大的拥抱,想带他去看一看我自己打理的花圃。”

  “我好羡慕你啊……好羡慕你……凭什么啊,我已经面目全非了,你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凭什么啊?”

  “呜……我就要死了,就要死了……”

   黑发蓝眸的青年沉默地凝视着对面苟延残喘的女人,直到她眼中光芒散去,最后一丝微弱的生气归于沉寂,他摘下被弹火炸得堪堪可戴的帽子,抓紧了身边人的手,闭上双眼,虔诚无比地行了一礼。

 

01

雷王国沿海的一座偏僻小城,到了夜里反而热闹地胜过白昼。街边霓虹升起如昼灯火,盖过了夜空中分散的星子和皎月,夜晚的客人们告别最后一丝掉落的霞光坠入灯红酒绿,不远处的车水马龙与之相隔,仿若处于两个世界。

这是一年四季最常见的景色,入了夏的城市不过多了丝潮湿的空气,粘腻地粘在身体上,让人恨不得直接钻进洗漱间冲凉。

我逆着人群穿过大街小巷,拐进一家烧烤店。空调舒爽的冷气扑面而来,瞬间覆盖身体上多余的汗液。

我熟练地选了几串烤肉放到厨房前的柜子上,老板拎起毛巾擦了擦汗,百忙之中抬头看了我一眼,唇边扬起笑容:“又来给你哥买夜宵啦?”

我点点头,“钱一会直接通过我的账户扣掉吧。”

玻璃门被推开,一名看上去刚下班的男士打着哈欠走进来,随意拿了几串烧烤端到老板面前,结了账后随意抱怨道:“倒霉死了,刚才有地方出车祸把路堵了,晚高峰没位置坐,高架又不能下车,我就这么在公交车上人挤人地站了一个多小时,比上一天班还累。”

“车祸?人没事吧?”老板问道。

男士翻了个白眼,满脸不屑,“还能有什么事?车里的人说自己腿断了,肉都摔没了,一定要报警,等警察来了,一看,嘿呀,腿是断了,可那肉里露出来的不是什么骨头,是一根金属。”

老板恍然:“哦,是人造人啊。”

“对啊,就他们人造人事多。他估计是某个家庭买来替代他们失去的亲人的吧,连自己是人造人都不知道。”男士撇了撇嘴,“老板,今天多加点辣。”

“好勒,稍等片刻。”

男士灌了一杯烧烤店免费赠送的水,还在逮着人造人的事情喋喋不休:“人造人这种东西这么不稳定,谁知道它们会不会在中心广场突然自爆,恶意杀人呢?要我说,就应该从根本上杜绝这些,当年那个什么卡?卡什么来着?就不该发明这个。”

“也不能这么果断啊,我们身边的不都是一些没有危害的自然机种吗?”店老板瞥了我一眼,表情无奈。

“哼,有没有危害不都是靠上面一张嘴,到时候事发,惨的还是我们。”男士得不到共鸣,闭了嘴站到一旁等待。

过了几分钟,老板将烤串打包好,递到男士手里,说了句“慢走”送走男士,回头打包起我的那份。

他顺手拎了一瓶啤酒放到我手里,爽朗道,“让你听这些真是不好意思,无意冒犯你们,这瓶啤酒送你,正好给你大哥下菜,也当我给你们赔个不是了。”

我摇摇头,把啤酒放回去:“本来就与老板无关,况且人造人确实有着很高的风险,我大哥这几年已经不做了。所以这酒我不能收。”

“收下吧,就当感谢你照顾我这么多天生意。”老板表情恳切,我没有理由拒绝,和老板道别以后,左手拎着酒,右手拎着烤串,直接往家走去。

 

现在这个社会,由两种人构成。

一种是如我这般的自然进化而来的“自然人”,另一种则是占总人口数不到百分之一的稀有物种——由人类制造的“拟真机器人”,简单来说,就是“人造人”。

人造人之中,又分成三种。一种是投入战争使用的战斗机种,一种是专门服务贵族的后勤机种,最后一种则是混在普通自然人当中的自然机种。

大哥曾经是国家战斗机种以及各种武器装备的制作人,我是他的助理,后来听说出了意外,我陷入昏迷,他立刻辞职带着我辗转来到这座海滨城镇,靠卖普通机械设备为生。早年他也做过自然机种机器人,后来不知怎么放弃了,等我醒来以后,他虽然成为了这片地区首屈一指的机械师,但是再也没有接触过机器人。

虽然身体机能恢复如常,但是我的记忆并没有一起醒来。这些事情都是后来无意间听到的。大哥得知我失忆后沉默了许久,才告诉我我和他是堂兄弟关系,名字是雷鸣。

大哥喜静,他买的房子位于远离人烟的近郊。那是一幢三层别墅,附带一间地下室,一楼到三楼分别是客厅、大哥和我的房间,地下室则是大哥制作机械的工作室。

我用指纹打开家门,刚换下鞋子,把夜宵放在桌子上,地下室传来落锁的声响,脚步声响起,大哥沉着脸出现在我面前。

“大哥,是研究遇到瓶颈了吗?”

“恩,有个地方一直在产生磁极,影响整台机械运作,还没查出原因。你那边怎样,鬼狐天冲说了什么?”

“他说‘虽然商户们的需求量并非我能控制,但是雷狮大人的利益,我会保证让它最大化。’”

大哥冷笑一声:“鬼狐天冲倒是很会说。行吧,再观察几日,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说完,直接路过桌子,绕到沙发面前,把自己摔进柔软的枕垫,阖上双眼,做了个深呼吸。

我将目光划过夜宵,又划过他羽扇般浓密的睫毛,心下一片清明。踌躇片刻,我挑了个话题:“大哥,我以前是你的助手,现在也可以重新帮你吧?”

大哥懒洋洋地,“鬼狐天冲的事不是一直是你在帮忙吗?”

又是这样。这段时间我每次提起想做他助手,他就立刻拿鬼狐天冲的事情搪塞。

大概不会有下文了,我正想告知他给他带了夜宵,大哥忽然沉着嗓音问:

“说起来,雷鸣,你醒来有半年了吧?想起什么了没?”

我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他开始沉默,像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嘴张张合合了好几次,半晌才从喉咙里卡出一句话:“等你想起来再说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我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又惊又喜。

“大哥是同意我做你的助手了?”

“……这种事还要我说吗?”大哥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没看一眼桌子,径直走到楼梯口,忽然停住,回过身望住我:

“其实你不需要每天帮我带的,雷鸣。”

我垂着头沉默不语,他站了一会儿,等不到我回应,这才转身上楼。

直到听到关门声响起,我才抬起脑袋,望向他房间的方向。明明只有一层楼总共三十节台阶的距离,却仿佛隔了长长的银河,如同亲近地心一般炽热艰难。

我揉了揉脸,把烤串拿起来,直接丢到厨房的垃圾桶里,啤酒放进冰箱,和之前的几瓶摆在一起。

眼睛好像有点痒。我走到洗手池前,把脸凑到水龙头下,任由水流冲刷疲惫的肌肤。

再抬起头,夜晚的天空漆黑纯粹,月光透过窗子掉进眼里,朦朦胧胧地迷住了视线。

我揉了揉眼睛,呼出一口长长的气。

评论
热度(2)

© 天命风流海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