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人博,有缘的话还是Tag见吧~



一个傻亲友@老妖精Zzz
头像是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男朋友,来自@UsKi
把阿U吹上天

封面@时攸
是很幸运被抽中的产物!

【雷卡】幸

*自我满足的产物

一个私心的我流少女纯爱故事



 

Do now know I find my star.

——《can’t stop love》


“爱情可不就这么回事,两个人,将就着凑一起,迷迷糊糊过一辈子。”膀大腰圆的汉子搁下见底的玻璃杯,醉醺醺地打着酒嗝。被肉挤得几乎看不见的小眼睛迷离地乱转,不知落在哪里看到了什么,大大咧咧地抱怨起来:“现在小年轻讲究,流行那什么,叫什么来着?哦对,自由恋爱。有什么用呢?结个婚,栓一辈子,还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夫妻俩有的是可吵的。等热情耗完,还剩下什么?呔,没劲!”

坐在他身边的男人挂着礼貌性的微笑,一言不发地替他开了一罐啤酒。

汉子接过啤酒,与男人碰了一杯,目光忽然一窒,才注意到似地打量起听他胡言许久的人:“以前没见过你呀……从外边来的?”

“对,外边。”男人漫不经心道,一手托在腮下,自顾自地品着杯中酒。

汉子迟钝地点点头,朗声笑起来:“我就说!像你这样的气质,我们这种小镇子养不出来!”他这样说着,眼神继续徘徊在男人身上,“你今年顶多二十七八吧?来我们这儿旅游?”

男人纠正他:“三十有六。住这小半年了。”

“哦、哦,真看不出来!”汉子不觉尴尬,也许是酒劲冲头,他有些自说自话,“你们大城市的有钱人这些年扎堆似地往我们这些穷乡僻野钻,人多了我也不关注了,所以没留意过你。你这年纪的到这里来,一般都是带着家眷度假来的。结婚生子了吧?”

话题回到了最初,男人略感好笑,盯着酒液中心的目光却染上无限缱绻,似是那之间藏着什么令他着迷的事物:“对,有个爱人,结婚十一年了。”

“十一年啊……”汉子乍舌,“我和我家老婆子也是十多年了,几年前开始就成天吵嘴不下十回,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指着我鼻子骂,现在不知和谁学的,她一不高兴就抄着衣架子招呼我,当着孩子的面都能打,搞得我一点面子都没有。哎,没劲,这家待不下去了,不如泡在这里喝酒!”

男人不说话了,指尖摩挲着酒杯,不知在想什么,唇角扬着一道敛不住的弧度。

汉子看得发懵,凑过去往他眼前挥了挥手:“想老婆呢?笑地这么荡。”

男人抬起头,笑容抑制不住地越扩越大,他像是得到了心满意足的礼物的孩子,淬紫的双眸闪烁着名为幸福的光,汉子没忍住,跟着他傻笑起来,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别的什么,面色涨地潮红,小男生似地揉了揉鼻尖:“哥们,到了你这个年龄还这么纯情的真不多见。你们可相爱了吧?妈的,害我想起我家老婆子年轻的样子了。”汉子抹一把脸,拎着一瓶啤酒痛饮下肚,“你老婆呢,没和你一起吗?”

“他上周出国了,留我在这照顾他的花圃。”男人说,“到底是长大了,这些年一点点变得独立自主,最后反倒是我不习惯离开他。”

汉子模模糊糊理解了话外的意思,不确定地问:“这么说,你俩还一起长大咯?”

“是,三十多年了。”男人整个陷入回忆里,望着前方的目光悠远绵长,“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半大的孩子,紧绷着脸站在我叔身边,手规规矩矩地摆在裤腿两旁,抬着脑袋瞪着大眼睛死盯着我。其实我一眼就看出他在逞强,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害怕。”

“但我那时候又皮又坏心眼,什么都能当玩具,觉得这孩子有趣极了,故意说‘家里吃闲饭的人还不够多吗,留着他有什么用?’”

“这孩子明显吓坏了,脸却一直僵着,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手抖地不停。”

男人说到这里,把空了的玻璃杯整个倒过来,抬手举到眼前,像是在透过模糊的杯壁注视遥远的过去。

“这样内敛的孩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啊。”汉子唏嘘不已,“后来呢?”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印象里最清晰的是他的眼神,烙在这里了,这辈子都忘不掉。”男人点了点心房,“大概那个时候他就在我心里住下了,只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长到完全分辨不出究竟是习惯造就了形影不离,还是一见钟情使得我们相互吸引。”

男人陷入长久的沉默,把空杯子颠来倒去把玩着,汉子喝着酒注视他的神情,只见他忽然笑出来,一字一句清晰地从口中溢出,“反正,我身边这个位置、我能毫无保留给予的信任,全部都是他的。”

汉子长叹一声,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到男人面前,“哎,爱情可不就是这样!来,喝酒!”

男人接过啤酒,面上表情变幻不定。他在碰杯之后一饮而尽,搁倒酒杯喃喃自语:“爱情可不就是这样?”

“爱情,可不是这样啊。”

他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轻声反驳道。

*

有人说,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这个世界里有人铺开一片蔚蓝天空,等待远行的鸟飞回它自由的领土。

某个偏远的小镇,有间藏在林间的花店。风尘仆仆的旅客途经此处,熟练地钻了进去。

“先生今日一个人来?怎么不见你家那位?”花店的花娘趴在花架上,笑眯眯地对他打招呼。

面容清秀的青年捧起一盆开得娇媚的月季,海蓝色的双眸熠熠生辉,闻言回头望向花娘的方向,微微弯起双眼:“我前段时间有事离开了镇子,今天才回来,他还不知道。”

“怪不得好久没见到你啦。”花娘鼓起腮帮子,“其实呀,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还不来买花。”

“为什么?”

“因为你买花一定会有爱人作伴,看到你们,我就感觉暖洋洋的,特别相信爱情了呀。”

青年哑然失笑,白皙的面庞不经意地染上一层薄红。

花娘惊异地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你居然笑了!”她兴冲冲地跳到青年面前,眼睛亮晶晶地,“我发现你越来越爱笑了!啊,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我朋友也这么说。”青年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我竟然不知道。”

花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有啊,你一定不知道你看你爱人的眼神有多么温柔吧?每次你们来我这里买花,对上视线后眼睛里仿佛能溢出水来。天啊,真是太幸福了,真不敢相信你们是结婚了十多年的夫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热恋中的小情侣呢!”

“我也好想恋爱啊!不求很多了,有你们一半甜蜜就好了!”

“会有的。”青年耳尖微红,轻咳一声,捧着月季举到花娘眼前,“麻烦帮我把这盆包起来。”

“好叻!”花娘掏出一个小篮子,把月季放进去,交给青年的时候忍不住凑过去问,“说起来……你们真的相伴三十多年了吗?”

青年愣了愣,点头承认道:“我和大哥确实一起长大。”

“天啊,真的太幸运了吧!青梅竹马、相依相知、形影不离,所有美好的事情都拥有了,你们是活的童话故事吗!”花娘感慨地仰天长叹,眼睛湿漉漉地似要哭出来,“我可以冒昧问一句吗?你们究竟是怎么摆脱对于熟悉感的错觉,认识到与对方相爱的啊?”

青年反而被她问住了,反复咀嚼着花娘的疑问,某个答案慢慢自心底浮现。

他说:“说实话不是摆脱吧,这份感情已经融入脊髓,无法根除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想大概是一种非他不可吧。”

 

 

 


*本来想写汉子没有遇到对的人,后来想想,也许柴米油盐的人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幸运吧。结果到最后连这点也没表现出来,还很草率地收尾了。啊,想写的都没写出来,捉急。

下面是后半部分开头的引用: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中找到了自由的天空。——泰戈尔

友情和爱情的区别在于: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泰戈尔


评论(8)
热度(62)

© 天命风流海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