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人博,有缘的话还是Tag见吧~



一个傻亲友@老妖精Zzz
头像是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男朋友,来自@UsKi
把阿U吹上天

封面@时攸
是很幸运被抽中的产物!

【雷卡】过个日子

一些各种PA的小日常 


真的是各种Pa!


所以会相当的Ooc 


以及无趣_(:3ゝ∠)_ 


(一)都市PA【烟】 

【卡米尔不会抽烟。但是会为他的大哥点烟。】 

       卡米尔夜自习回来,客厅灯是熄灭的。他把书包放回房间,走到冰箱前看了一眼,没有大哥留下的便条,猜测大哥可能在某个地方散心。

他想了想,发了一条短信:大哥,你在哪?

没过多久便收到了回信:到房顶来。



雷狮毕业以后和朋友一起合资开了家公司,十分凑巧地就在卡米尔学校附近,两个人一合计,合租了一间小公寓,恰好各自解决经济问题。

卡米尔是某个著名金融大学的大二学生,选择这条路的原因是他和雷狮心照不宣的事情。也不是没暗示过卡米尔追求自己最想要的,结果换来卡米尔一本正经的坦白:“辅佐大哥就是我想做的事情,况且我也真的很喜欢金融。” 雷狮不会限制他自由,便也随他去了。


推开通往阳台的铁门,凉凉的夜风忽地吹乱略长的刘海,远处灯火通明,夜空中居然还能看到几颗星子。 

“卡米尔。”雷狮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在闪烁的霓虹中出声唤他。 

卡米尔走上前去,十分自然地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雷狮配合地低下头,卡米尔拢起手挡住风,咔嚓一声点燃了烟。

 雷狮不爱抽烟,偶尔抽一根,不是心情特别烦躁,就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所以卡米尔从来放任他,每每他想要抽烟,卡米尔就会为他点燃,然后静静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等大哥整理完纷杂的思绪。 

事实上,如果没有卡米尔,雷狮也只会咬着烟,随便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思考人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达成的共识,雷狮的那根烟,永远等卡米尔来点燃。 



两个人之间有种浑然天成的默契,即使不说话,也一点都不尴尬。

烟自然地燃烧着,雷狮沉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

城市的夜晚似乎天生带着几丝寂寥,看风景的人们或多或少地都有种与车水马龙格格不入的感觉。卡米尔把手搭在栏杆上,轻轻趴上去,全然放松地享受这种与世隔绝的状态。

他其实有些猜到雷狮为什么而烦躁,但他不会挑明——如果大哥想说,他一定会说。

烟沉默地烧完了一半,雷狮忽然动了动嘴唇:
“我准备和老头子翻脸了。”

“他又开始干预大哥了吗?”卡米尔说。

“哼,不过是一个可悲之人,人到暮年还妄想掌控全局。他真以为我雷狮会坐以待毙,看着辛苦铺垫起来的基础被刻上他的名字?未免太瞧得起自己。”

“叔叔这个人确实嚣张霸道,或许是多年下来习惯于运筹帷幄,他对事物的掌控欲已经到了非人的地步。虽说与他划清关系确实爽快,但是大哥,我们目前才起步不久,没有固定的大客户,经济链还不够稳定,贸然翻脸恐怕拿不出财力于他抗衡。我们可以找个折中的方法,比如说,向他示威。大哥,你怎么看?”

“暂时隐忍吗?”雷狮喃喃道,像是想通了什么,淬紫的眸中蓦地闪过一丝狠戾,“那就让他看看,压抑的狂雷会有怎样的威力!”


最后一丝烟火飘落至冰冷的地面,疏忽消散了光茫。
卡米尔有些困了,准备先行告辞:“大哥还要待上一会吗?”

雷狮点点头,“要回去了?明天周六还睡这么早?”

“约了早上七点的班,不能迟到。”

雷狮:“说起来,卡米尔,打兼职的话考不考虑大哥的公司,该有的报酬大哥也不会少你。”

“这不一样。”卡米尔摇摇头,“帮大哥是理所当然的,我不想和大哥扯上金钱关系。”

“哈,那等你毕业当上我的财务总监,我还得想办法用别的东西抵押工资?”雷狮失笑,“算了,回去睡吧,晚安。”

“晚安。大哥也早点回来。”


走到门前,卡米尔忽然回头,明明是面无表情的脸,却能从里头看出几分坚定:“大哥,我高三时候说过的话,过多久都不会变。”

雷狮没有回话,朝他挥了挥拳头,远远地做出一个碰拳的动作。

卡米尔伸出右手握拳,隔着空气,郑重地朝前挥了一下。

评论(6)
热度(49)

© 天命风流海岛君 | Powered by LOFTER